動人的求子故事-122(Irene艾琳)

avatar544

Irene艾琳安胎好孕文

寫完好孕文沒多久的一個晚上,腰痠及腹部偶爾悶刺感覺找上老婆,雖然沒有落紅及出水,但不安的的老婆下班後仍回北醫檢查,原本開心吃著麥當勞及玩著手機的我,突然間聽到超音波室傳來倉促的喘氣聲朝我而來,慌張的和我說:艾琳的老公趕快去推輪椅上來,頓時我傻了!

沒多久的時間推著老婆到寶醫師面前,寶醫師沒多說了甚麼,只用沉重的聲音說:子宮頸閉鎖不全,明天做子宮頸環紮手術,等等辦住院。原本成功懷念微細的曙光瞬間又被千層的烏雲壟罩回黑暗的世界。不是才剛有好消息而已嗎?不是才剛做完羊膜穿刺及羊水晶片而已嗎?更不是才剛做完高層次而已嗎?為什麼做了那麼多,花了那麼多的心思,還會得到如此的狀況呢?不甘心的心情慢慢的從心頭發酵出來,很想打通電話給老天爺問問祂:還要我做甚麼??

手術當天剛好23W,手術完後寶醫師和我解釋一番,和我說老婆這個週數做這個是完全無效,一般醫生碰到這種是連救都不救,免得惹自己一身腥,但我們彼此有了一股深厚的革命情感,把上一次的失敗當做下一次的動力,不離不棄的等到了成功,絕對不會置之不理,就算賭上一把會被家屬告的危機也在所不辭。在手術上一般醫生是用麥當勞的縫法,但寶醫生使用了天衣無縫針法,七七四十九針高針加上八八六十四平針的針法,暫時可抵擋住,就像洪水氾濫前堆了很多砂包,但如果洪水太大也會招架不住的,也順便替我做了心裡建設。

手術完後除了不斷的嘔吐外就是傷口不斷的流血,更出現大血塊,二進二出產房及5A間遊走,連住院醫生一度要我做最壞的打算,小兒科醫生也出面用存活機率一直計算給我知道早產的風險,這段時間是我最不願意在去回想的時候,不過平常愛哭的老婆很堅強,都沒落下一滴淚,雖然不安但她説:我不會放棄,我相信Q寶會留下來,不到最後最差結果我不會哭!

在恐懼中度過了一週,好不容易到了24W,日趨穩定的情況下第三度轉到5A,開始了鬼打牆的安胎日子,老婆不能下床不能坐起來,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但她也沒抱怨叫苦過,這也是我活了三十個年頭第一次感覺到生命過的最緩慢的一刻,但卻有一絲詭異的幸福感,因每過一天,Q寶又平安長大一天。
32W+4D在寶醫師通緝我們出院的時候忍不住在FB寫到:
69天了….
不知陽光的溫暖,也不知星空的美麗;
不知地面的觸感,更不知草地的碧綠;
只知手上的針孔已多到數不盡。
謝謝幫助過我們的醫護人員,有您們的幫助才能過到今天;
謝謝關心我們的親友,有您們的關懷才能讓我們撐到今天;
更謝謝我老婆及家人的努力,才能讓我擁有今天。
換個地方再撐51天〜媽媽加油!!!

心想已安了過半的時間沒有狀況出現,老天開始想到要對我好一點了,誰知回家安胎的第19天破水(35W+1),頓時我又傻了,穿著一條紅色內褲,並學小狗在追自己尾巴般的轉圈圈,慌張的說我該怎麼辦??只聽到老婆相當的淡定的說:穿褲子掛急診。之後就再一次踏入產房,進去時有和住院醫生表示希望能在破羊水的情況下繼續安胎,但人在南部的寶醫師的一通電話打破了我們的希望,因為寶醫師怕破羊水會感染(雖然只是破小小的洞)。

隔天大早寶醫師就用手刀般的速度到了我們床邊,八點塞完催生的藥後,寶醫師隨即利用二指神功的威力將老婆的羊水撐破,瞬間大量的羊水滾滾而出,之後先離開準備。期間有不斷的有人來內診看子宮頸開的程度,到了9點多陣痛加附著嘔吐不斷在痛苦上加倍,已經到了冰點的時候,有位住院曾醫生拿著沾的碘酒的棉花棒要來內診,當時老婆痛苦到不讓她碰,還大聲的要她不要說話,只見她尷尬的拿著沾的碘酒的棉花棒在那裏(如果您有看到這一篇,請容許我代替老婆和您說聲抱歉)。

時間到了9:45在沒有灌腸及打減痛分娩情況下已開到八指,只見護理師戴上了全副武裝,沒多久就將老婆推進手術室,在這段路途上只見老婆用比平常大10倍的音量說:啊~~~~~我要大便,啊~~~~~~~我要受不了了,這聽在我和我媽的耳裡眼淚真的已在眼眶中打轉。

當時的我和其他的將為人父的爸爸一樣在門外等著,除了期望老天保佑外,也等著第一時間進去拍下歷史性的一刻。等沒多久就有人出來通知我可以進去,在進去的同時就看到寶醫師抱著寶寶說:來~~生出來了,剛好十點整,隨之而來的是Q寶用哭聲和大家打招呼。ㄜ~~我錯過了嗎??也只能趕緊補抓剩下的鏡頭,真不愧是子宮頸已開的好處。

順利的生產是這段辛苦後最大的安慰及最棒的結果,真的很謝謝寶醫師對我們的不放棄,謝謝我老婆對Q寶的不放棄,謝謝克大在我老婆失心瘋時的鼓勵,還有家人及所有服務我們的專業護理師,有了您們的堅持才有今天健康健全的Q寶,在此敬上本人最大的謝意,謝謝您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