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人的求子故事-33 (臭臭蓉)

2012.09.28 22:41

 

臭臭蓉    

 

    

 

臭臭蓉 夫代筆 : 臭臭蓉早在青春期時就被醫生診斷認為將來是不易受孕的人。一開始來北醫是掛區醫生,三次之後實在受不住門診的等待時間,於是就離開了北醫,當時寶醫生應該還沒到北醫。於是在家附近找了一間還信的過的婦產科,每個月就過著照卵泡,驗血,打針吃藥塞黃體素的日子。就這樣玩了一年多,每次都在期待神秘的第二條線。當我覺得不忍讓他這樣繼續下去,就在當我說休息一陣好了的時後,他意外找到寶醫生的部落格,才有接下來的驚奇之旅。

 

 

 

臭臭蓉夫代筆:對我們來說,最難熬的不是在想辦法懷孕,而是在懷孕之後。在找到寶醫生之前,診所驗血查出是泌乳激素過高,因緣際會搜循到寶派部落格再找到寶醫生,將之前每次驗血的資料給寶醫生看,記得寶醫生回說案情單純,來醫院掛個號。去醫院簡查後寶醫生竟然說這小意思,沒問題。我們倆是一臉狐疑加上滿天的驚嘆號。隔月寶醫生說直接人工,沒問題。同樣的表情同樣的驚嘆號。再隔月寶醫生告知驗血結果顯示為雙包胎,天阿,我們只要一個就滿足了,現在卻跑出兩個。

 

 

臭臭蓉: 從第一次找到胚胎到有心跳以及漸漸的成形,不斷的想著現在就要先帶小朋友去散步看風景,要去上那些媽媽教室。直到十七週開始一切就變調了,因為出現褐色分泌物,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在一次回診中老婆笑笑的跟我說:醫生說我有什麼流產 的樣子。我心中驚恐的不是小朋友不保,而是老婆的精神狀態 。經寶醫生解釋後才知道這叫先兆性流產。分泌物一直沒改善的狀態下,很密集的回診,打長效黃體素吃安寶,後來老婆甚至開始排斥上廁所,因為每次都會看到分泌物,就會想到流產,怕小朋友就這樣出來了。持續到二十三週,約零晨三點非常大量的流出,當時老婆還說要等掛寶醫生的門診,我想想不對,馬上帶回醫院掛急診,推進莫陌生的產房,掛上點滴,綁上搞不清楚的儀器,當天就被判收押,留校查看,直到現在。

 

 

臭臭蓉

我老公說,他在外面等的時候,聽到叫家屬進去,心狠狠的跳了一大下,他算時間似乎太快了,是不是出事情了。一進去就看到寶醫生滿臉笑容的說很順利,時間才20幾分鐘,失血200,他的心就全安了。他跟我說時間越久風險相對就高,不用再輸血更是讚。我現在恢復的不錯,能吃能喝,靠輔助下床行走。也去看了小朋友,送點小禮物給他們,也在努力做便當給他們吃。

 

寶醫生的名號要改一下:
人稱一流刀一流,無敵陳雙寶。
寶寶恢復的很好,我跟老公是在
9月27日結婚,陳雙寶醫生在9月26日送了一個結婚紀念大禮 (龍鳳胎)

 

 

陳啟煌

學位: 國防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5/08 - 1992/07) 台北醫學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畢業 (2012) 現職: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不孕症科主任(2016.08~迄今) 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婦產學科部定專任副教授 (2015年2月起~迄今) 經歷: 三軍總醫院婦產部住院醫師(1994/08 - 1999/07) 三軍總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1999/08 - 2011/02) 台灣駐查德共和國醫療團團長 (1999/08-2000/07) 美國Northwestern University試管嬰兒及人工生殖臨床研究員(2001/05~2002/04) 美國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生殖內分泌不孕症臨床研究員 (2001/04-2002/05) 國防醫學院婦產學科部定專任助理教授 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婦產學科部定專任助理教授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不孕症科主任(2016.08~迄今) 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婦產學科部定專任副教授 (2015年2月起~迄今) 國際生殖保存醫學會Newsletter, co-editor 任期一年 中國婦幼保健協會聘任陳啟煌為中國婦幼保健協會生育力保存專家委員會顧問,聘期五年 (2017/11迄今) 海峽兩岸醫藥衛生交流協會生殖醫學分會第壹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任期三年 (2018/06/08~迄今) 台灣生殖醫學會副秘書長 (2018/09~20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