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人的求子故事196-酷酷喵(山窮水盡已無路,柳暗花明寶醫生—我那口子酷酷喵的試管路—趴兔) 04 五 2016 00:48

avatar141

在籌備了將近3年後,求孕者聯盟之酷喵戰士續集兼完結篇終於殺青了~~在續集開始前,先附上酷喵戰士第一集的網址,供諸位大德再版翻印,廣發於車站、廟口、夜市等人潮聚集處,阿彌陀佛~~阿們!
baopie.net/index.php/陳啟煌醫師部落格/動人的求子故事/202-動人的求子故事-91-酷酷喵

─前情提要─

酷酷喵是一位從大學時便深受嚴重子宮內膜異位症所苦之歹命人,自從遇到她生命中的〝貴〞人(她老公小弟弟在下我)之後,登時情勢大變,開始面對一連串昂貴、費時又傷身的診療之旅:先在24歲那年被醫師宣判需拿掉子宮,接著在31歲那年以傳統腹腔手術割除5公分的肌瘤、右側1/3卵巢、左側2/3卵巢以及12公分大腸一段,然後32歲時被醫師宣佈此生唯有借卵一途始有懷孕之望。在萬念俱灰之下,即將邁入33歲的酷酷喵某天在半夢半醒間隱約聽到了她老公小弟弟在下我的指示:去…找…寶…派….寶…醫…師…。於是乎,酷酷喵就懷孕了~~就懷孕了~~~~就懷孕了~~~~~~~~~

─為得梅香徹骨寒─

自從寶醫師為酷酷喵創造奇蹟後,我們夫妻倆仍舊採取料敵從嚴,謹慎應對的態度小心翼翼的呵護那得來不易的小雞雞。隨著日子一天天匆匆的過去,在依循寶派眾前輩們經驗的傳承下,酷酷喵的肚皮開始越繃越緊,然後因為子宮肌瘤的關係肚皮開始漸漸變形,接著就是意料之中提前出現的宮縮、宮縮、再宮縮…。於是從27週開始,酷酷喵進入辛苦長時間臥床、擔心受怕又單調辛苦的養胎期,除了固定回北醫產檢外,為了以備不時之需,又分別在高雄、台中找了幾家不同的婦科醫院產檢,以免突發狀況找不到適合急產的醫院。

就這樣每週產檢到了第34、35週時,開始發現Ova的心跳會突然下降,但都還在可接受的範圍內。到了第36週時,Ova心跳忽然下降的出現頻率越來越密集,到了回北醫預定剖腹前5天的最後一次產檢,高雄的醫師認為已出現胎兒窘迫的情形,必須立刻住院觀察,隨時要緊急剖腹。原本抱著僥倖心態想撐到北醫剖腹的我們,為求慎重便將所測得之宮縮與胎心音資料傳給遠在台北的寶醫師判斷是否能按既定計畫生產?寶醫師立刻簡短而明確的指示:胎兒窘迫,須立即剖腹,不可再拖!獲得聖旨的我們回家收拾細軟後,立刻回奔醫院改掛急診,並將已下班的醫師緊急CALL回動刀。

酷酷喵推進手術室後,我就開始估算著時間,心想剖腹產一般約30分鐘即可完成,等等看到OVA時會是什麼樣心情呢?Ova會不會長得像猴子咧?就在這樣胡亂想像之下,時間已過了40分鐘、50分鐘、1小時…。是不是因為緊急剖腹所以作業時間比較長呢?就當我從歡喜雀躍的心情隨著時間緩慢的流逝轉為忐忑不安時,醫師從手術房急忙地走了出來,一邊指示我穿好手術衣後一起進去,一邊跟我說媽媽的狀況很不好,因為子宮內膜異位沾黏的關係在剖腹過程有大出血,而且必須切開膀胱才抓到胎兒,將來可能要接尿袋…。聽到這裡基本上小弟弟我已經快軟腳了,但我仍保有的一絲絲理智不斷的告訴我:都沒提到小孩,可能有問題,要堅強,要堅強…。於是我鼓起勇氣問了醫師,那小朋友呢?醫師頓了一下說:狀況不好,有缺氧的狀況,可能有吸到胎便,阿帕加(Apgar)指數只有3,可能保不住。缺氧?胎便?阿帕加只有3是三小?胎兒保不住?大出血?尿袋?阿帕加3?Ova沒了?就在我強自鎮定,跟著醫師走入手術室的短短幾步路,我腦海裡已不斷的想像日後生活的情景,以及要如何安慰酷酷喵求子的最終結果竟是前功盡棄,還須與尿袋共處一輩子…。

進入手術室後,天啊,我的天啊!我居然親眼看到酷酷喵肚子被剖開,腹腔裡裝的各種器官都在我面前一覽無遺…。說實在的,一般的夫妻之間再親密也是看到對方的裸體而已。今天,我親愛的老婆竟然連肚子裡面都讓我看光了!酷酷喵的坦誠相見,我實在無以回報啊,頂多就存摺讓妳看光光吧…。就在醫師快速的為我解釋酷酷喵生產情形及後續處置方式的同時,我只能給意識已不太清楚的酷酷喵一點鼓勵,便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出手術室,祈禱後續的醫療團隊能順利的把酷酷喵跟Ova交還給我,可千萬不要變成○郎妙計欲得子,賠了夫人一場空…。

經過8個小時的手術,2500CC的輸血,與31歲時子宮內膜異位手術一樣的時間、一樣的輸血量後,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酷酷喵終於在凌晨2:00推回病房了。醫師說酷酷喵的修補手術很順利,也確認並沒傷到輸尿管,只要後續傷口順利癒合沒感染的話,應該不會影響原有功能。而Ova在新生兒加護病房的狀況也逐漸穩定,只要觀察有無因暫時性缺氧影響腦部發育即可。雖然這樣的說法讓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讓我從地獄又爬回了人間,但是如果後來腦部有問題怎麼辦?至少要比她媽媽聰明吧?無論過程如何坎坷艱險,在寶醫師隔空明快的指示以及高雄醫療團隊的緊急處置下,總算化險為夷,母子均安!

─母愛光耀手足情─

由於酷酷喵從進入不孕症療程到Ova誕生的過程太過艱辛危險,所以不論是親娘還婆婆都異口同聲地交代生一個就好了,而身為PTT榮譽會長跟現任會長的公公與親爹,自然也持相同意見。酷酷喵更不用說,歷經2次全身麻醉的大手術之後,復原之路早已身心俱疲,無力再戰。而她老公小弟弟在下我當然不敢有意見,只在心中盤算著,依酷酷喵的個性,只要感覺Ova一個人有點孤單,肯定會再進療程,盡一切努力讓小孩擁有手足之情。

果不其然,就在Ova學會走路在遊戲場找哥哥姊姊玩的時候開始,意志不堅的酷酷喵漸漸動搖了,我也找機會有意無意的聊一些兄弟或兄妹間的趣事,並提醒手足之間年齡最好不要差距超過3歲,否則童年時期比較不容易玩在一起。就在酷酷喵舉棋不定,欠缺臨門一腳時,某天她忽然發現MC的量似乎明顯變少了。在擔心卵巢早衰的情況下,如要生二寶就勢必得盡快決定,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猶豫了。在考量小朋友的年齡差距並預留試管療程的失敗空間後,就在Ova將滿周歲的前夕,酷酷喵在母愛的指引下決心重返戰場,於是我們不顧爹娘的反對,再度北上重啟不孕療程。

─奇蹟已成家常飯─

從102年3月第一次遇見寶醫師起到103年12月進入第二次療程,僅僅間隔1年10個月,但在這段期間我們透過寶派的活動、老模之間的交流以及與寶醫師的閒談之中得知北醫在不孕症的治療技術不斷的進步,並持續的突破各種超高難度的案例。還不到2年前,酷酷喵的狀況是寶醫師手中困難度的前三名,結果寶醫師1次成功。現在,酷酷喵在高雄仍舊是借卵一途,但在寶醫師眼中幾乎已無難度可言。有了前次成功的經驗以及寶醫師技術不斷升級的加持下,酷酷喵在第二次療程的心情顯得格外輕鬆,除了按時服用白藜蘆醇及施打柳培林外,別說運動了,連一點積極作為都沒有。就在我警告她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小心大意失荊州的情況下,寶醫師仍舊在她風雨飄搖的卵巢中取得4顆品質不錯的卵,而我也再度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進北醫5樓的小房間,然後在心裡不斷的盤算到底要多久之後走出去比較正常?

這次的胚胎培養較第一次的取4中2更加進步,在植入當天直接宣告取4中4,而且全部完整無碎片,分別是8G1、7G1*2以及11G3,為了預留後路,植入這天我們在寶醫師的建議下植入了8G1跟一顆7G1,剩下兩顆則凍胚保存。寶醫師信心滿滿的告訴酷酷喵放心的回去等開獎,酷酷喵則是直接進階到開始煩惱如果要減胎怎麼辦?小弟由於在短短的人生經驗中已遭遇無數挫敗,所以深信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以及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至理名言,凡是在重大的事件中都會預想不利的結果,以減少意外出現時的衝擊。尤其是第二次的療程迄今實在是太順利了,歹命的酷酷喵怎麼可能正常吃喝就能順利懷孕呢?就在外界一片看好,唯獨小弟心中烏鴉嘴碎碎念的情況下,竟…然…真…的…失…敗…了…。就在失敗原因不明(寶醫師推測應為染色體異常)的情況下,為了重整旗鼓,迎戰首度接觸的凍胚植入,寶醫師決定先讓我們休息一陣子,重新調適好心情後再進入療程。

考量酷酷喵接下來若成功懷孕,可能數年間都無暇出國遊玩,為了避免以後我自己跑出去被碎碎念,趁機利用這個空檔時間讓酷酷喵出國散心,並把所有行程都交給她安排,藉此轉移她的失落感。於是,我人夫的身分到了日本就直接變成全職的挑伕…。由於小的在日本侍奉太后,喔,是太座的表現良好,酷酷喵便心滿意足的重新進入療程。由於是首次接受凍胚植入,加上墊內膜的過程比預期時間長了很多(墊了三週),而抽血數據與活胚植入監控的重點又有所差異,種種因素導致身為老模的酷酷喵因無法自行解讀而陷入上次失敗的陰影之中,搞得整天緊張兮兮。所幸在寶醫師及克大、E大的引導與適時的鼓勵下重新掌握凍胚療程的抽血數據,心裡也逐漸踏實。

終於到了面對開獎的時刻了,為了緩解酷酷喵不安的心情,已早一步順利畢業的貼心戰友嘉貝臨特地放下她寶貝的雙胞胎兄妹,一同前往北醫聽寶醫師開示。抽完血後,兩人就坐在星巴克一邊聊著媽媽經,一邊祈禱神蹟降臨。終於,決定命運的電話鈴聲響起了:酷酷喵,妳懷孕啦,上來吧!到了五樓後,寶醫師哇啦哇啦的說著這次療程只是小CASE,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完全沒有意外,上次沒成功實在沒道理,除了染色體異常之外是不會失敗的!從寶醫師的反應可以知道他非常不甘心上次預料之外的狀況,而這次的成功再次證明了寶醫師的功力又更上層樓,在面對病灶的突發狀況下,可依不同的變化發展出相對應的處置方式予以擊破。其實當下酷酷喵深刻地感受到,這次的成功雖然對寶醫師來說只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但是他高興振奮的心情比誰都還強烈,該不會酷酷喵肚裡懷的是寶醫師的孩子吧?哈哈哈哈!有這樣體恤病患,把病患成、敗的責任都一肩挑起並奮戰不懈的醫師,做為他的患者,是何等的幸運!身為病患的家屬,又是何等的感動!當大部分的不孕症醫師只能照本宣科,依樣畫葫蘆地等待奇蹟出現時,寶醫師及北醫的團隊早已將別人眼中的奇蹟化為家常便飯,還照著三餐上菜呢!

─妙手仁心寶醫師─

在確定植2中1後,我跟酷酷喵便開始了命名之戰與性別賭盤的競賽,由於酷酷喵希望將來有女兒陪她逛街(多麼自私的出發點),所以比較傾向生女兒;而我則是希望手足之間最好同性,將來比較能一起互動成長(多麼超然無我的觀念),所以傾向小小雞。後來在產檢的過程經由超音波檢查證實二寶是個弟弟,而酷酷喵直到羊膜穿刺時才願意承認我們不是two胚,而是三條的小家庭!

因為懷Ova的各階段該準備的事項依然清晰熟稔,所以懷孕前期小巴定(二寶的小名)自然而然的依循老大照書養,老二照豬養的鐵則任其自然發展,直到開始出現宮縮時,才較為細心的觀察其發展狀況。所幸在對照Ova的情況下,都沒有出現太大問題,也順利地跟寶醫師預約剖腹日期,開始倒數計時的準備從北醫有始有終的順利畢業。由於前次剖腹生Ova的過程太過曲折離奇,隨著剖腹日期的逼近,酷酷喵總利用機會提醒寶醫師自己的狀況可能比較棘手,請他要小心下刀。雖然寶醫師一再地強調他手藝精湛,絕對只是蛋糕一塊的小手術,要酷酷喵輕鬆面對。但所謂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繩。酷酷喵還是放不下心來,甚至在驅車北上準備辦理住院手續時,貼心的交代我如果萬一…的話一定要找一個喜歡Ova的好好照顧他…。面對這種亂開的芭樂票,小弟馬上請她放心,並承諾為了不讓小朋友餓到,一定會找一個○○特別大的!

由於住院當天正值寶醫師前往印尼亞太生殖醫學會議發表研究報告返國看診的第一天,心想寶醫師看完門診後都半夜了,應該沒時間來術前會面。沒想到寶醫師在00:30結束門診後,又花了1小時回覆網路上姊妹們的疑問,一直到了01:30還是堅持到病房探視酷酷喵,只見他依然精神奕奕的哇啦哇啦講個不停,不斷的跟我們分享他又突破的各種困難的案例,以及如何跳脫成功率的束縛,進階到另一層次以精準計算胚胎植入日期的方式進行不孕症治療,讓南部甚至海外的患者能夠以最經濟、便捷的方式成功圓夢。就這樣閒聊了將近40分鐘,寶醫師說:酷酷喵,妳放心啦,雖然我本來就有十足的把握手術一切順利,但這次為了讓妳更安心,我特地調來一位專開剖腹產的高手坐鎮,保證速戰速決!對於寶醫師在潛心鑽研不孕症醫療的努力之中,還能不忘細心照護心裡忐忑不安的病患,雖然北醫病房裡的冷氣有點涼,但我跟酷酷喵的心裡都很溫暖。

早上酷酷喵推進手術室後,我便前往辦理一些新生兒出生的手續,回到等候室時,螢幕顯示手術還沒開始,心想再快也要3、40分鐘吧,於是便好整以暇的上網查些資料消磨時間。隔沒多久發現有人拍了拍我的肩,只見身穿手術衣的寶醫師一派輕鬆的說,手術非常簡單順利,小朋友一切正常,寶醫師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啦!恭喜你,可以放心啦!我極力抑制住雀躍的心情跟寶醫師小聊一下後,便目送寶醫師離去。好啦,我承認當下真的看到寶醫師身上閃耀著光輝,然後我的眼眶都是溼的啦~~或許平安順產對一般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對我跟酷酷喵而言,卻是意義重大,求之而不可得啊!

故事結束了嗎?還沒!據酷酷喵所述,扣掉麻醉處理的時間,實際剖腹過程只有短短20分鐘就完成了。回到病房後的術後復原情形也都進度超前,跟前兩次的手術經驗有如天壤之別。看酷酷喵一臉輕鬆寫意的樣子,根本把北醫當飯店了!出院返家第一次幫酷酷喵換藥時,把傷口上的膠布撕開後讓我們兩個都驚訝不已,酷酷喵術後的傷口非常細小,一般剖腹切口癒合後傷疤寬度約在3~5MM之間,酷酷喵的只有不到0.5MM寬的一道細線,而且找不到縫合的痕跡,不仔細看完全看不出那條傷疤。莫非是寶醫師在前篇的好孕文知道我還沒看過酷酷喵穿比基尼的樣子,所以特別將傷疤極小化呢?親愛的老婆,等妳做完月子,咱們來一趟南島旅行吧!

─尾聲─

從102年3月到北醫註冊繳費開始,到105年4月小巴定在北醫順利誕生,酷酷喵跟我正式的完成了整個不孕症的療程,也順利地從嬰兒室接到象徵畢業證書的寶寶手冊,還帶著小巴定找寶醫師合拍了畢業照!從不孕求診到帶著二寶返家、從只能尋求借卵一途的太子幫順利晉升為二寶組,在寶醫師、北醫的團隊以及寶派姊妹們的幫助下,酷酷喵跟小弟才有幸得以在短短的三年裡順利圓夢。酷酷喵說寶醫師跟北醫真的很厲害,面對她這種別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病例,居然可以在僅僅兩次的取卵中取8中2!我說妳這是婦人之見,在我看來,寶醫師跟北醫是取2中2,我不過進了5樓的小房間2次,就抱了兩個寶寶回家了!

看著纏著阿嬤到處跑的Ova以及在嬰兒床裡熟睡中的小巴定,回首來時路,寶派與北醫已成為酷酷喵跟我的第二個娘家。我們在這裡受到太多的照顧與恩惠,也認識了許多一同奮戰的夥伴,在彼此相互支援鼓勵下,寶派的夥伴可以比別人走得更穩健踏實,也更容易成功圓夢。只要能力所及,酷酷喵跟我都非常願意協助仍在這條路上努力的朋友們,不論閱讀這篇好孕文的妳是否已是寶派的一員,希望妳能感受到自己並不孤獨,而寶派所具備的豐富資源與強大的後勤支援,都是幫助好孕的神兵利器!希望奮鬥中的大家都能順利圓夢,也希望未來的寶派聚會中,看到越來越多的新面孔加入!

─幕後花絮之酷酷喵有話說─

站在嬰兒室的玻璃窗外,看著小嬰兒們粉嫩的雙頰,幸福熟睡的模樣,我是多麼的希望我也能將寶寶抱在我的懷裡,我告訴自己,有一天我也要跟現在站在我身邊的人一樣,看的是自己的寶寶,而不是身上掛著導流管、尿袋、點滴,為了逼自己下床走動,推著點滴架走到嬰兒室…。那天,是我新婚完才兩週,剛開完子宮肌瘤、巧囊、腺瘤手術的第三天…。

懷了Ova之後,總以為渡過求孕這個大關,我能像一般孕婦一樣順利生產,沒想到27週就因為宮縮開始安胎,36週又5天時又因為胎兒窘迫得提早剖腹。我始終記得,當我提著尿袋去哺乳室準備餵寶寶時,月子中心的護理人員在嬰兒室內大喊〝蝦米!有個媽媽提尿袋耶~〞。而拔尿管的那天也是月子做完的當天,我心裡也一直問我自己,為什麼我的月子生活是這樣過的?朋友來看我我得先把我的尿袋先藏好才敢開門,為什麼不能輕鬆得讓我做好月子?所以這樣的經驗要我再經歷一次,簡直是個噩夢~但是隨著Ova的長大,看著他蹣跚學走,牙牙學語,跟在鄰居哥哥姐姐後面跌跌撞撞的奔跑,想幫他添手足的心情也越來越強烈,漸漸地也忘了當初試管與生產時的辛苦…。

103年12月中,終於決定去找寶醫生開始求二寶的療程。大年初七2/25的那天早上,正準備出門時就接到寶醫生的關切電話,電話那頭的他比我還緊張是否有懷孕,於是我到聯合抽完血後,馬上跑去7-11買了一支驗孕棒來試試看~。〝耶!有淡淡第二條線耶〞,老大是在寶醫生手中活胚第一次就成功,自然而然我也充滿信心覺得這次也是絕對沒問題的。晚上7點多,收到聯合的EMAIL,看著信箱的HCG數據,頓時間我傻眼了,HCG只有8,怎麼可能呢!?明明驗孕棒有淡淡第二條阿!該不會是聯合拿錯報告書吧??後來老公說不然過兩天去北醫復檢一次,如果真得沒懷孕,可以順便問問寶醫生下一步該如何做比較好。我至今仍忘不了,當我們遇到寶醫生時,寶醫生臉上的那股失落感…他一直跟我說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失敗…。

後來,休息了三個月,這三個月間老公也帶我去日本透透氣,回國後我們準備再去迎接剩下來的兩顆凍胚。因為是第一次做凍胚,看著植入後抽血數據的P4一直掉,不知不覺也跟著開始失心瘋起來,還好有克大跟E大在身邊適時的鼓勵安慰,才知道原來凍胚P4稍微掉是正常的,才比較安心些。現在,小巴定正在我懷中喝著奶,當初在醫院嬰兒室外的夢想,我終於實現了,而且還讓我體驗了兩次寶貝抱在懷中熟睡的幸福。老天爺似乎知道爸爸愛打棒球,所以又派來一個弟弟來給我們~~我從來沒有想過,在高雄被醫生宣判要趕快去排隊借卵的我,居然可以在寶醫生手中取8中2,順順利利的畢業了。

這段期間,真得很感謝寶醫生,當他知道我生老大的辛苦過程時,他告訴我只要成功懷上二寶,隨時都可以找他生產,並且讓我不再經歷生老大時的辛苦。果然,生完第二天已能下床走動跟吃東西,與第一胎的生產過程簡直天壤之別,術後的惡露也都清理的好乾淨,我才知道原來坐月子不是想像中那麼痛苦,老公甚至還笑說我是到北醫度假的~~

再來是感謝克大,總是不厭其煩的一直回覆我的問題,讓快失心風的我趕快回到正軌,而且當她知道我2月失敗時,還寫信來安慰我。感謝溫柔的E大總是在我身邊給我建議和信心,讓我安心許多。感謝Sunny 妹、嘉貝臨、珊珊瑚、米拉拉、夢BB、奈奈米、小書包媽、小樂、Ting以及寶派姊妹們,在我療程期間適時的幫助我、陪伴著我,並且感謝夢BB和飛媽,在寶派大會師活動時,幫我分擔照顧Ova,讓懷孕15週的我能輕鬆參與寶派這麼棒的活動。感謝Ting聽到我回婆家忘了帶藥,即時的補給支援,因為有妳們,我今日才能順利懷上二寶,雖然已經畢業了,但是未來的日子裡,我們依然會參與寶派的活動,也很願意幫助求孕中姐妹們,讓大家都能很快抱著自己的寶貝回家!

─番外篇─

話說有天酷酷喵轉述寶醫師的話,問我:為什麼這陣子寶派的好孕文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少?明明寶醫師的成功案例多到不像話,但是會寫好孕文的比例怎麼反而減少了?

我心想這不是廢話嗎?但是考量酷酷喵邏輯能力有限,於是乎我只好把答案拆解成一步一步的方式讓她理解:
1.妳會寫好孕文是不是因為求子過程得來不易所以格外珍惜這份感動?
2.如果妳沒有在高雄先踢到鐵板,而是一開始就找到寶醫師,妳會覺得妳的case其實需要奇蹟,而寶醫師跟寶派其實是奇蹟製造者嗎?
3.妳有沒覺得寶醫師跟北醫的團隊在不孕症治療這塊的技術成長速度很驚人?
4.妳會去診所掛號把傷風感冒治好了還特地寫感謝文嗎?

就是因為寶醫師跟寶派把大部分的不孕症案例都變簡單了,所以不明原委的姐妹會覺得初次上療程就懷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自然就缺少了那份感動與寫好孕文的動力。當前人以血淚堆積而成的寶貴經驗可以逐漸轉化為穩定的醫療模式時,

不就是我們這些懷抱著感恩的心,藉由好孕文分享我們喜悅的人的最好報酬嗎?

酷酷喵的ㄤ 105.05.0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