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與世隔絕的人,智商遲緩、求生機能退化、鬥志及上進心風化

落後的查德,我的休閒時光如何度過?

 

我在無聊枯燥的恩加美納,很快的,經過了幾  個月,靠著我那傲人騙吃騙喝的『醫療團-團長』頭銜,適應了自娛娛人的生活。

 

在這裡,華人的社會,是由,「醫療團」、「農技團」、「台灣大使館館員」、以及來自「溫州的大陸人」開設的上海餐廳,約略十幾個人所組成的,因為人親土親的緣故,休閒生活裡,就是這十幾個人,陪著我度過50%以上的休閒生活。

 

總是聊著反覆又同樣的故事、糗事、自己得意的事情,跟老伯伯們愛講的當年勇,當然更包含著,現在進行式的彼此的八卦,就這些話題,每天講著,像台灣的娘家,少看個四、五集,後面也接的上,想也知道在演些什麼,但是,要是不看、不聽,那,也沒啥樂趣了,不是嗎?

 

游泳、打麻將、逛著賣菜的市集,跟到處充斥著腥臭味的傳統市場,與荒涼賣著傳統服飾的市街,還有木雕市場,因為我不太懂什麼非洲藝術氣息,看來看去,全類似的樣貌,看不懂的作品,本著尊重創作,都該說,是「藝術」,充滿無限的新鮮感,什麼都想買。但我終究在這一年內買了幾十尊木雕及象牙手環及雕飾 。以現今的動物保育觀點,當年真是罪孽深重的購買象牙手環及雕飾去助長虐殺大象,如同血鑽石這部電影,所謂的文明的有錢人妳們所戴的全美、VVS1的美鑽,感動落淚的鑽石,其實沾滿了血腥奢華。   

 

木雕、象牙手環及雕飾市場因人訂價格,我们不懂法語與土語如同待宰的羔羊,剛到時當了冤大頭還自鳴得意,後來老團員Williams才告訴我要殺價,就是喊價的金額除以10再減半,連司機和翻譯都向著他們這些小販而不告知我們,我想這和旅遊團導遊帶大家買飾品、藥品及土產可以 抽頭是一樣的。

 

在醫療團內,陳列著我國、高中時,超賣座也很久遠的錄影帶,跟代代醫療團交接下來的老八卦雜誌「時報周刊」、「獨家報導」、有沒有壹周刊?當然沒有,當時黎智英還沒進攻台灣媒體。民生報那時還活著。 

 

錄影帶,就是我那年代的「第一滴血」-看了十幾遍,看到我心都在滴血,台詞我都會背了,跟也愛看的007系列,但,是很老的龐德,不是現在這個肌肉男的龐德,其他已經回想不起來的舊片,也至少反覆看了五、六遍了吧!

 

講到國內的『最新消息』,是由外交部用遠洋飄洋過海,寄來的報紙「中國時報」、「聯合報」,講最新就是一個月前國內發生的大事,查德,永遠晚台灣一個月,像是超嚴重的時差,讓人停止思考、智育嚴重遲緩、動作永遠慢半拍,而這輩子看了一年的舊聞,也是在非洲的這些日子中。

 

查德的電視台,只有一台,還是由法國人贊助的,反覆只撥著法語新聞及查德傳統舞蹈,其實,非常無趣外加看不懂在撥什麼,更不知道在跳些什麼舞蹈,收音機也只能收到由台灣發出訊號的「中央廣播電台」,雜音大、斷斷續續,非常不清晰的節目,但聊勝於無,大不了抱著收音機,四處找著收視清晰的地方,總比與世隔絕的好吧!

 

講到網路,當時在非洲也才剛發展,非洲總是比世界慢很多,查德也用著「牛步」的緩慢速度,架構著網路與通訊,在封閉的訊息交流下,連國內過來的公文,也只能靠傳真機而非e-mail。

 

從查德打回台灣的電話,跟查德政府「直接掏槍搶劫」一樣貴,電話每分鐘是三百塊台幣,因為如此的貴,我也幾乎斷了與國內的音訊,我總是不甘願讓查德政府用電話這種形式「無聲的」搶劫我,所以,我常幹著打到台灣,老媽電話接起來,我就說:「媽,我在家,你打給我」…這下,查德政府不費吹灰之力,就又騙、又搶,讓我買單台幣三百元,真是有夠 (&#%@….顧及形象消音中),但是由台灣打到查德,價錢可就便宜很多了,台灣政府「中華電信」,到像是善用吳儂軟語的姑娘,再我耳邊低語喃喃,讓我不自覺且甘願的把錢掏給我媽買單「中華電信-電話費」,掏的多爽快啊!

 

日子是如此的無聊又沉悶由此可見,讓我深信,與世隔絕的人,智商遲緩、求生機能退化、鬥志及上進心全都漸漸沒了,腦袋裝的人生成就,越來越埋在滿天的蚊子與沙塵暴中,我在非洲,每天寫日記,也因為變呆了,肯定流於俗套之中,無法像現在這樣,如此文思泉湧。

 

 為了抵抗腦力智力退化,每天逼自己半夜04:00起來背托福單字,練英文聽力,逼自己看完每週購自法國人開的書店賣的英文雜誌”Time”及”US News”各一本。因為我知道隔年2001年要到美國名校留學學試管嬰兒技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