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鐵皮屋”豪宅”

我的翻譯是在北京母語期長大的(父親是外交官),會講一口流利的中文的卡杜瑪,查德黑美人兒(長的像荷莉貝瑞),查德的的貴族名媛(若在台灣就與孫芸芸齊名)。

我的員工(2/3)

我家的豪宅「鐵皮屋」,佔地800

 

我的家,是一大座的鐵皮屋,糊著薄薄的水泥,飛機每天深夜,都從我家頭頂上經過,每次的飛機起降,都是在深夜,而我,總是擔心著,有天飛機沒對好焦距,我家的所有人口,加上飛機上的人,全都會化為塵土,誰叫我家在飛機下降時,就矗立在飛機跑道頭,多好對準的目標,但願,我不是死在查德的空難中。

 

 因為,中華民國外交官,只能帶著我與老婆大人的衣棺塚,回歸故鄉,想到這裡,第二天起床後,馬上振筆疾書的寫了封家書,還附上遺書,給我親愛的老媽,跟他說,我卸下總醫師後,升任 主治醫師,正值壯年,還沒賺到錢,就想也沒想來到非洲,是孩兒不孝,萬一我有萬一,請當作沒生過我,媽媽請你好好保重…

 

而我的家,外頭有一座籃球場,一個永遠吃不完菜的大菜園(百坪),停著超屌的兩台沙漠越野車Toyota  V8 Land Cruiser柴油手排車(團長專用1台,司機兼保鑣名叫阿畢鸠有185公分,120公斤重,月薪台幣6000元在當地是令人羨慕的高薪),車皮印著法文:中華民國駐查德共和國醫療團,兩個打掃傭人、兩個廚師、兩個保全、兩個司機,五個翻譯,每位醫師隨行配一個翻譯以英文跟翻譯溝通為主,翻譯官方語言法文及90%廣大文盲的阿拉伯土語,連每個看診過程皆為如此,其中,因為我身為團長,我雇用的外交翻譯仍屬外貌協會的標準,是在北京母語期長大的(父親是外交官),會講一口流利的中文的卡杜瑪,查德黑美人兒(長的像荷莉貝瑞),查德的的貴族名媛(若在台灣就與孫芸芸齊名)。

 

 

 

當然『豪宅』四週,四條忠貞土狗,這四條忠狗,極富感情及責任感 (我們自其出生養到像小學生那麼大),夜裡有動靜就狂吠通知我,也嚇走365天一直想入侵的盜匪,聰明、精實、情義莫過於此,返國時牠們仰頭目送著我們,飛機起飛離去,狂吠追逐到跑道盡頭,多另人不捨。

 

 

六顆木瓜樹、810公尺高的大樹,兩個大庫房,裡面存放著藥品含「百萬顆奎寧」、與發電機,在查德,常常斷電,外頭40多度高溫,沒有冷氣吹,老實說,真的很難過生活,另外,還有六間大套房「每位醫師各一間」

 

哇,人生沒住過這麼大的豪宅,雖然是中共留給了我們– 附註:後來台灣又跟查得斷交與中共建交,又回到了中共的手上,但我家,其實只是鐵皮屋,還是中共斷交後,台灣接收的豪宅「(鐵皮屋) ,但在當地,已經是首屈一旨的頂級豪宅喔!但叛軍入侵 ,(如:血鑽石片頭)第一個燒殺擄掠的目標也將是我家。

 

查德的氣候,每天都是40度高溫以上,熱到我快昏了頭,只有兩種氣候,乾、溼兩個季節,沒有春夏秋冬,只有炙熱的夏天,伴隨著我,還有三不五時,一出門,伸手不見五指的沙塵暴,蚊子,多的跟什麼一樣,隨便被盯一下,瘧疾就立即找上我,別想看到我在非洲的生活,是多麼的偉大的生活,我真的很怕死,在戰亂、槍聲、盜匪、瘧疾、寄生蟲與愛滋病中渡過。

 

我再次強調,非洲,隨便死,都沒人會懷疑你會死掉的動機或原因,因為,非洲人民40歲就是長壽,我距離40歲,只剩下八年,那我現在,死掉的話,也是合理的年紀,也不算是短命啦!畢竟不是死在槍下,被搶劫時砍死、就是死在疾病中。

 

 

附註:我人生輝煌的戰功,在非洲的生活,

兩次中標得瘧疾,

 

一次遭上膛的AK-47步槍抵住心臟盤問,

將在往後文章中,隆重豋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