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IVF重要的啟蒙恩師!趙玉蓮博士( Yulian Zhao)(MD,PhD)

在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日子

話說Johns Hopkins University(JHU)接受我進修的通知我人剛在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醫院,善意的回應可能delay幾個月吧!其實心裡想著西北張博士的奇遇就放棄Johns Hopkins好了。西北的第十個月學的全力學習加上論文寫了三篇,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再度通知我是否還要去,閒聊之際張博士大方的鼓勵我去看看。儘管一個月,Johns Hopkins還是讓我來了。
受寵若驚,退休大老Dr. Edward E. Wallach(圖一)鼎鼎大名是賓州大學多年婦產龍頭外加領導10年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婦產部親自接待我。我沒敢說在西北待了10個月,只問他Top 1的 Hopkins為什麼您收我這個沒啥資歷的年輕醫師。他說我喜歡Chinese,因為他在我這年紀師承中國人最偉大的生殖科學家張明覺教授。1978年,人類的第一個試管嬰兒也是奠基於張明覺的研究發現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6%98%8E%E8%A6%BA。
我是金庸迷,想起郭靖,張無忌,楊過的蓋世神功都是來自奇遇。我在非洲內戰的查德共和國醫療團長做一年好事,也被AK47戰鬥步槍抵過心臟外加兩次惡性瘧疾高燒沒死,回來赴美進修奇蹟連發。Dr. Edward E. Wallach把我交給試管實驗室Director趙玉蓮博士( Yulian Zhao)(MD,PhD)(圖一),早年哈爾濱醫師赴英國拿到博士,夫妻都是博士輾轉奮鬥到top的單位,先生則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期間1/3跟70歲的Wallach大師看診,查房,看開刀,看病理切片,2/3時間跟著熱心富知識的趙博士在Lab看胚胎室不同的手法及討論最尖端的生殖技術及研究構想。趙玉蓮博士總說我的生殖技術及研究構想夠前衛,可以不用耗費時間來。在離開Johns Hopkins的最後一天她全家送行請我吃飯,我偷偷買單,誠實是上策,我在西北待10個月試管實驗室的過程。她驚訝的說西北張博士是全美華裔頂尖試管實驗室的大內高手,自己也常請教張興琪博士,難怪Dr Chen你認知如此深厚,原來師出名門。
多年來我和趙玉蓮博士依舊聯絡頗多,一封email或wechat都是24小時內回覆。在Johns Hopkins待了15年多,趙玉蓮博士如今在大名鼎鼎的梅奧診所醫學中心(英語:Mayo Clinic),又譯為梅奧診所、梅約診所、馬約診所,是世界最著名的醫療機構之一,位於美國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Rochester)擔任教授及試管嬰兒實驗室的老闆。
我們在每年美國生殖醫學會年會10000人參加者總會相遇多次,她總像個好媽媽般的鼓勵我說看你越來越好很高興(圖二),我總說是您和張興琪教授教得好。這次說要不要邀她來台演講,還叮嚀我不要出錢,她Funding很多,Mayo Clinic有錢。連這都幫我設想,令人感動的老師(ment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