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人的求子故事170-sunnielady我心嚮往、我心期待、我願追尋(晴天的求子故事)

 

avatar223

 

因從小家庭環境的關係,我不相信愛情、被教育人性本惡、不善與人交際、個性獨立,我樂於幫忙別人,但從不向人請求協助,什麼問題我都覺得自己可以解決與面對。不相信婚姻的我,沒想到遇到我的老公,讓我知道什麼是安全感與幸福。而我一直很喜歡小孩,小時候就常常當保母,因此就在愛情長跑近15年,在完成學業、事業穩定,甚至買了車子、房子以後,終於結婚,也希望在邁入35歲高齡產婦前,快點生下孩子。但沒想到,我幸運地在愛情上沒留的眼淚,都在求子過程中補回來。原以為求子如同從小到大的各項經歷,我雖沒有好運,但只要努力,一定可以一步步看到自己接近成功。不料事與願違,代誌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我心嚮往]

剛結婚因為休假關係,需延後蜜月,愛玩的二夫妻,還想說蜜月前不能懷孕而努力避孕,沒想到不只一度蜜月、二度蜜月…都不知出國度了幾次蜜月了,肚子還是沒消息。就在婚後一年,出國玩回來時,一下飛機就接到妹妹電話,只小我一歲,比我晚婚的妹妹,在婚後四個月就有了,這下真的刺激到我,也覺得該”認真”尋求其他協助,所以我開始去看中醫,中醫也要我開始量基礎體溫。每個看過中醫的都知道,診斷不外乎體寒、體內有濕氣,要我給她三個月到半年時間,調理身體,沒想到調理都快一年了,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去看的是醫院的中西合併婦科,每次看診旁邊就是媽媽教室,看著一個個的孕婦,一直想甚麼時候才會輪到我? 每次診脈看舌頭,都說我舌苔厚,說是因為體內有濕氣。殊不知我發現,我是吃中藥後才開始用厚舌苔的。後來我也倦了,試著停藥一陣子,舌苔就不見了,從此不再看中醫(後來發現我的體質確實不適合隨便吃中藥)。

接著我想中醫不行,只好換西醫了。一直以來經期很順的我,老公也有良好生活習慣,天天運動,覺得應該沒問題。那時還搞不清楚婦科與不孕門診的不同,在網路上找到大家推薦的婦產科女醫師,就去看了。檢查後只說我有六顆肌瘤、子宮後傾,要我繼續量基礎體溫,領了排卵藥就要我回家,也沒掛下次回診。回家試了一個月當然失敗。後來繼續爬文,很多人說可能輸卵管堵塞了,通了就會懷,雖聽說很痛,但也”下定決心”應該檢查過後就好了。沒想到輸卵管是通的,醫生又開了排卵藥給我,叫我繼續試,當然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

後來連娘家媽媽都急了,還來告訴我,聽說你們台中有個很厲害的天王,你要不要去試試? 因為妹妹的小孩出生了,實在好可愛,跟老公商量後就想,反正距離很近時間也可以,就去試試吧! 直到那時,我才第一次抽血驗AMH、LH,那時我36.5歲,先生精蟲狀態尚可,做了同房測試也沒問題,天王說先試試IUI吧! 當時每天到醫院請護士幫忙打針,這對於非常怕針、每次健檢抽血都暈針的我其實已鼓起很大勇氣,而且照卵泡有六顆,雖然植入時很痛還流血,但是覺得應該很有機會吧! 我都這麼努力了! 因此植入後晚上睡不著,就在網路上爬文,到處找植入後成功的”感覺”(不知哪來的信心?!),就在此時,發現了yahoo時期的寶派。當然跟大家一樣,第一次看覺得挖到寶庫,但是卻是有字天書! 一大堆血液名詞,完全看不懂!? 就這樣不停看,連留言板也看,度過了植入後的失眠夜。但是,就在回診驗孕那天早上,MC就來了,雖然還是回診驗孕,但是早知已無望。

[我心期待]

因為對這次IUI期待很大,因此失敗後很難過,想起寶派說要看八大血液,挖出第一次門診時的血液數據,那時才發現,我的AMH只有1.68。傷心過後,抱著實驗的精神,想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因此依著寶派的資訊,去台中聯明抽血驗八大血液,並且把資料email給滿屋請益,很幸運的,克大馬上回覆,並一針見血地告訴我,我只能做IVF。老實說,我剛開始很無法接受,覺得自己有那麼糟嗎? 後來買了滿屋的營養品,想先養身體,並且繼續在寶派潛水,那時寶派剛好要搬家,我也很快的在新平台上註冊,深怕這些寶貴資料我都看不到了。在沉澱的過程當中,我看著一篇篇的好孕文,每篇都哭到不行,也因此更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我想要寶寶。

因此,我開始吃滿屋全餐,也開始跟老公溝通,到底要在台中繼續?還是衝台北找寶醫師? 畢竟路途遙遠。後來,我們想就去看看吧! 看看有沒有醫生緣? 沒想到第一次見到寶醫師,親切的寶醫師對我們說:相信我,我會幫你們的! 我和老公就覺得不用考慮了,寶醫師就是我們的送子菩薩! 其實我一直擔心不喜歡”所有醫生”的我先生,只是敷衍陪我來台北,沒想到他也喜歡寶醫師,我想這是因為寶醫師是一位真誠的人! 老公唯一擔心的,就是若換到北醫,我就必須自己打針,他很心疼我能夠有這勇氣嗎? 但我告訴他,別人可以,我就可以!

細心的寶醫師看我跑這麼遠,因此勾了一些尚未驗過的免疫與凝固血液項目,要我回台中抽血,先確認有沒有其他問題。就在12月,原本預計要開始IVF的日子,發現抽血結果中有一項大大的紅字ANA 1:320。當時我不明白他的意義,寫信給克大與寶醫師,他們都回:速回診。回診後,寶醫師告訴我,這表示我免疫有些問題,因此要我在台中就近找免疫科醫師找出原因,先治療。有點弄不清狀況的我,回家後再次爬文,到底ANA代表什麼意思? 才發現原來這表示我可能有免疫疾病。在台中陸續找了三位免疫風濕科醫生,每次抽血都是七大管,前二位除了ANA外沒有發現我有其他異常,直到找到第三位陳醫師,他才發現我的ACA IgG, ACA IgM, C3, C4, Protein S都有些微異常,有口乾與乾眼症症狀,因此開始了吃奎寧的日子。

這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日子。原本以為不孕已經夠可憐了,竟發現自己可能有免疫疾病,可能必須終身靠藥物來控制,而藥物可能影響視力、晚年生活品質會很差、沒辦法跟心愛的老公白頭偕老(其實沒那麼嚴重),因為冬天季節的催化,整個人很憂鬱。還好這段期間有老公的陪伴與鼓勵,後來持續吃調整過後滿屋的營養品與奎寧,開始運動、泡腳,除了ANA仍在1:320,其他都正常了。因此就在8月份,我回去找寶醫師,開始第一次IVF。

[我願追尋]

幸運地在滿屋營養品與寶派姊妹經驗傳承下,我的AMH維持不變,最後取出6顆受精卵,植3凍3。這期間所有的針都是我自己打,老實說幾乎每次打針都猶豫很久,第一次手都在顫抖,寶派提供的衛教影片看了很多次才下手,每次打針都是我認定的寶派之歌”當你有了勇氣”與普門品陪伴著我。雖然自己鼓起勇氣打針,但是尤其打很痛的肝素時,心裡是很怨懟的,覺得為什麼自己這麼可憐?為什麼要生個孩子這麼困難? 很幸運的第一次IVF就懷孕,但是bHCG只有24.5,雖然W6前都有正常翻倍,但是越來越慢,勉強大於1500也照不到,最後寶醫師遺憾的說這次好可惜,要終止了。當寶醫師說必須終止時,其實我早有心理準備沒太難過,但是當寶醫師說今天克大有打電話要我多照顧你時,我真的快流下淚來。我當時想,怎麼會有這樣沒見過面的人對我這麼好?!

失敗後的日子進入秋天,又是憂鬱的季節,每次走在路上看到孕婦就想避開,看到嬰兒就不自主地流淚,忌妒每個身旁懷孕的人,甚至看到電視劇裡的主角懷孕了我都大哭,抱著老公說: 我好想為你生個寶寶,我想知道他像你還是像我? 為什麼這麼難? 我也跟克大一樣,站在陽台聽著鄰居小孩的嬉戲聲流淚。我好希望早就為孩子準備好的房子能有孩子的嘻鬧聲。

後來看到寶派10月中在台中要舉辦台中趴,我猶豫很久,畢竟我連朋友都很少聚餐,更何況是不認識的網友? 但是我很想知道我還能做什麼? 因此鼓起勇氣參加了近乎包下整個餐廳的台中趴。第一次參加有幸跟溫柔的E大同桌,而葉子就坐在我旁邊,我積極的拿著自己二大張整理過後的血液數據問著E大,葉子聽到我對於免疫問題的憂慮,阿撒力的說: 放心,吃奎寧不會怎樣,我有SLE吃了好多年還不是好好的,不會死的啦! 不知為什麼? 這句話解了我近一年的心結。(我後來跟葉子說,她竟然忘了她說過這些,哈!) 那天,我抱了好多寶寶,還包括台中幫老大Ting的好笑神橘董,也跟剛認識的姊妹去摸好孕肚、坐好孕椅。從不相信陌生人的我,在這次聚會中大大震撼了,也讓我對自己長久以來的觀念改觀: 這世界有很多不求回報的好人!

從那次以後,我不再潛水,而常常發言,每天都掛在寶派上,鼓勵正沮喪的姊妹、為大家加油打氣、回答少少我會的問題、和大家LDS。我發現我每次為別人打氣,就有能量迴向自己,也為自己打著氣! 我開始越來越開朗,也越來越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抱到自己的寶寶。

就在自己覺得身體與心理調養的差不多,假也安排好後,今年初我回去接我的凍胚。在預備接凍胚前,我參加了寶派囝仔回娘家活動,配對到了米魯肉的雙寶女兒Steffi,米魯肉知道我要植入了,趕緊寄了一整套寶寶的紗布衣還有紗布毯給我,還寫了一封讓我淚流滿面的信鼓勵祝福我。植入時,我帶著很多姊妹滿滿的祝福,植入後打的每一針我不再自憐,我開心的覺得這是給寶寶的營養,每天跟寶寶說話,聞著Steffi紗布毯上寶寶的味道,想著寶寶已經跟著我。植入前二天,我還參加了龍山寺團拜,E大給了我溫暖的抱抱與很多的指示,葉子也教我怎樣保養要打油針的屁屁。開獎那天,我因為肚子餓正在吃蒸蛋,寶醫師叫我第一次沒聽到,直到我ㄤ提醒我,匆匆走到門口發現寶醫師站在門口對我笑,我的心緊了一下,趕緊問數據多少,是bHCG 164! 我的心中除了高興,只有滿滿的感激,真的是滿滿的感激,感激寶醫師、E大、克大…等所有姊妹,我第一時間報喜的不是家人,而是一直在Line裡陪伴我的E大! 後來在照關鍵的心跳前一天,我出血了,因此照心跳時我好緊張,當佩宜姊說你看,心跳在這裡喔! 閃閃的就是。我激動得快流淚,穩住情緒出去看到老公就抱著他哭了。直到今天想到那一刻還是激動不已。

高齡39歲懷孕後,我更感受到寶派姊妹的力量,當我發現寶寶腦內有二顆很大的脈絡叢囊腫,焦急地等待染色體報告時,是寶派姊妹一起幫我集氣加油。後來孕期的種種不安、不知該怎麼調適不舒服,都是寶派姊妹互相鼓勵、交換經驗與滿屋營養品陪我度過。現在我的寶貝女兒小石榴已經37W了,會取名小石榴是因為克大很久前曾說過最好幫寶寶取個有很多子的名字,免得像我們太子幫這麼辛苦(我爬文爬很深喔~),而且在今年初接凍胚回家前,我結婚那年種的石榴樹終於開出美麗的花、結了好多果。

我心嚮往、我心期待、我願追尋,是我在求子路上的感受。尤其對於有免疫問題的姊妹,我覺得穩定與堅強的心是最重要的,感謝寶醫師高超的醫術與克大精闢的見解,我用了最少、最不傷身的藥物,我很高興追隨了正確的醫生、正面的寶派。雖然我的過程不是最辛苦的,但是所有求子姊妹經歷的心路歷程我大多也經歷過,我想這些過程是老天爺要我改變我的想法,要我成為一個更好的媽媽,要我學會求助與信任。很感謝這一路上所有姊妹的陪伴,沒有你們,我不知會如何。以後也要一起談育兒經喔~

今年秋天,我與先生滿心歡喜的等待迎接小石榴,回想之前幾年流過的淚,我很想抱抱所有求孕中的姊妹。之前已經在聚會送出幾批好孕禮,之後也會再寄出一批給滿屋與寶醫師,祝福所有求孕中的姊妹,要懷抱著希望,努力向前看,好孕快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