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赤道中的國家-壯志在我胸「兇」?

 

 

查德與我國的建交、斷交關係

★1962年1月31日查德與我國建交。

  ★1972年11月28日查德與中國簽署建交報,

  我國於同年12月27日宣佈中止與查德外交關 

  係。

★1997年8月12日,我國與查德簽署建交公

報,恢復外交關係。

★1999年8月,陳啟煌醫師代表中華民國【在

 台 灣】,任命為醫療團團長職務,工作任務

 為期一

★2006年8月查德與中國的建交,中華民國宣

佈中止與查德外交關係。

 

 

第一部

 赤道中的國家,我在查德 艷陽下的點滴

 

壯志在我胸?「兇」?

 

1999年的二月份,收到中華民國政府的駐外邀約,國防部需要派遣醫師,到查德共和國行醫,因為當軍醫完成專科醫師訓練需要服一年的外島軍醫役,為國家效力。

 

史懷哲的非洲行醫之旅,嚮往以久,既然有這個機會,當仁不讓下,開始投遞履歷、應徵,經過了各項的資格篩選,國防部的命令下來了,三總婦產部總醫師陳啟煌醫師雀屏中選,將前往查德共和國,為期一年的非洲行醫。

 

1999年的四月份,開始辦理簽證,也開開心心的拿到綠色護照以外的外交護照(這本密照也讓自己覺得像007或CIA的幹員可走公務門),準備帶著冒險犯難的老婆大人,到非洲這個完全不懂查德在哪裡的國家,而史懷哲的世界,我即將親自體驗。

 

1999年的七月份,醫院的兩位將軍院長與副院長,親自接見,我這名即將升少校的小上尉懷著忐忑的心情,接受了兩位將軍長官的接見,長官說:你獲選為,非洲醫療團的團長,請為這家醫院爭取榮譽,一切路上小心,希望我不要死於伊斯蘭的內戰 或傳染病如瘧疾或AIDS,當然問我為何想不開主動去這貧苦動盪的艱困國家。從實習醫師到畢業,到楊梅基層歷練,到三總婦產部專科訓練,參與了上千個病患照顧與手術,無止境不補休的每3天1值班的熬夜急診、接生與手術,此時有壯志,有理想,有幻想,有夢想,也有絕口不提的受虐、委屈及失望。當然帶種的回了兩位將軍『想磨練、體會異國風情、外交禮儀及國際視野』等場面話。當然到地獄後是三總的慣例能輪到每一位外放的總醫師的進修管道,我自知非洲回來後可赴美國名校進修一年的天堂日也不遠了。

 

1999年七月,我在開完最後一台總醫師任內的手術,上完刀後,我回到家,打包行李,帶著老婆大人,在七月底,這個我永遠記憶的日子,踏上旅途,去到我全然陌生的查德共和國,一個赤道上貧瘠的國家,我一定要做好國民外交,為中華民國盡一份身為醫師的使命。

 

1999/8 深夜,終於不知道經過了多遠的旅程,來到半個地球外的赤道非洲,這位於利比亞南方撒哈拉沙漠的查德,查德首都恩加美納唯一的一座機場,走下了飛機,由黑到只看到牙齒及眼白的司機(185 cm, 120 kg)開著醫療團團長座車-V8 Land Cruiser沙漠越野車,一時間覺得從當住院醫師到總醫師被使喚慣的小弟變成了一個有名有號的人物了。來到了我們居住的800坪大鐵皮屋『豪宅』,因為我家就住在飛機跑道頭。

附註:遇到內戰時,所有外國人,可以馬上搭飛機離開

 

我心中大喊,查德我來了……,剛喊完,我馬上就後悔了,因為,蚊子多到跟沙子一樣多,這個國家有2/3的沙漠,沙漠飛起的砂子,居然跟蚊子同等比例,我只想到,『我會得瘧疾』,我,搞不好,壯志未酬,身先死……史懷哲的情操,只有在台灣想著幾個月而已,一下飛機過不到一小時,我只想著能不能趁飛機還沒起飛,乾脆抓著老婆大人,又逃回飛機上,原機回到台灣。

 

 

要不是我是軍人,我逃回去就等於是敵前叛逃,會被拖出去槍斃,回去也是死,待在查德,以人性『怕死』的心境與毅力,也許,我不會這麼容易死吧……願老天保佑!

 

難怪兩位將軍接見我,原來,他們早知道,我不是光榮回國,就是覆蓋國旗,躺著進忠烈祠,原來,當時兩位將軍的眼神,是怕此時離去,將是最後一面的情景啊!

 

我此刻,早就管不了史懷哲情操,我是人,我也會怕得瘧疾,但不只是瘧疾…愛滋病也在這個國家盛行著,我是外科醫師,我到底要不要裝著我根本不會開刀,然後,一年都不要碰病患的傷口嗎,掙扎著,也明白,我也已經無法回頭的思緒,算了,黎明將來,睡一覺好好想清楚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