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後baby的誕生的爭議

2018年10月初我安排本科不孕症專科訓練醫師王呈偉於12月晨會演講「基因修飾及胚胎基因修飾倫理尊嚴」,CRISPR/Cas9(如同基因手術刀)。這被喻為近10年來最偉大的生物科技技術及最可能獲得諾貝爾獎的應用。也許是我長期參與國際醫學會及最新醫學期刊的閱讀期刊,覺得這高超的技術可以造福生醫界,但也可被刻意誤用在生殖細胞或胚胎的改造。2018年10底月默克藥廠要在11月25日邀我演講不孕醫學相關的主題演講。我當時覺得台灣生殖界似乎沒有基因修飾相關演講。我大膽的在選了一個艱難的自選題

Gene editing open the door to a world without genetic disorders or an ethical minefield?

中譯

基因編輯為沒有遺傳障礙或道德的地雷區的世界打開了大門?

 

也許是天意,巧合,或自己的知識嗅覺讓我覺得似乎有事要發生了。當天與會大老專家討論熱烈。

 

很巧在演講隔天~

 

中國學者賀建奎聲稱成功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讓一對雙胞胎女嬰一出生即有愛滋病毒(HIV)的免疫力,引發全球譁然。由於基因編輯可能導致其他基因受損,或製造出所向無敵的「超級人類」,所以引發高度爭議,外界「看不到」便無法監督,所以科學家本身的操守十分重要,且國際間雖有針對實驗的審查制度,但賀建奎似乎明知故犯。 全球科學界譁然,大陸生殖界與科學界批判到要炸鍋了。

本人請教了上海交通大學生殖內分泌權威教授教授表示: 「这是对大陆全体科研人员群体声誉的严重伤害。刚刚得知,孩子父亲是HIV感染者,精液梯度离心就能把病毒清除干净,根本就用不着基因编辑。这人缺乏有关艾滋病基本常识。他这么做的动机是广告宣传,为他的公司融资
大陆早在2003年就发布文件,禁止以生育为目的修改精子、卵子、配子和胚胎的基因。正规的生殖中心不会去移植基因编辑的胚胎的。如果他真做了基因编辑人,要么是在地下诊所做的,要么在国外做的。」

台灣法規目前也是不許可的。

CNN在2018.11.27重磅砲轟的標題「Chinese scientist claims world’s first gene-edited babies, amid denial from hospital and international outcry

中譯「在拒絕接受醫院和國際抗議的情況下,中國科學家聲稱世界上第一批基因編輯的嬰兒」

‘Pandora’s box has been opened’ 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全球良心的科學家及醫界正努力關上胚胎基因修飾這如同科學犯罪的潘朵拉的盒子。



1 thought on “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後baby的誕生的爭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